早上的鬧鐘把我吵醒,我匆忙地換上制服,便急忙的出門以趕上7:00那班508公車。途中還先買好了巧克力夾心麵包當作早餐。到了捷運站,我反覆的看著捷運圖,確定自己的方向沒有任何錯誤。

 

車廂上搖搖晃晃,我一度無法站穩腳步差點跌到別人身上,我試著縮緊我的腳趾頭,希望能站穩腳步。上班族跟著車廂左右搖晃,周圍安靜地只聽得見捷運行駛的聲音。像是過了一世紀那麼久,廣播突然傳來「忠孝新生」,聽到了站名後我便順著人潮被擠了出來。接著走了很長的階梯轉往板南線,等了一會兒,列車開了過來,我踏進車廂,這時車內的人寥寥無幾,我同時也鬆了口氣,不必再被當成可憐的夾心餅乾。出了捷運站後,坦白說我這個路痴就算有地圖我也不知道學校在哪,湖雇了一下四周,發現一位穿著北商制服的男孩子,身邊還有一位母親陪同,「就是他了!」我心想他也是新生吧!之後便一路跟隨在他身後,果然順利進了校園。

 

  一進校門,看見聳立的四棟大樓圍著整個校園,我困惑得不知道自己的班級在哪,變抓了一個人問路,她有點不明確的說:「嗯..大概是那一棟吧!」她手指著六藝樓說。我道謝後便朝著六藝樓前進。一樓樓梯口標著「應用外語請往三樓」的標籤,「真貼心呢!」我心想。

 

  走到了三樓,一群穿著制服的同學擠在教室外,這時我看見了一個女孩子,身高168左右、體重目測少於50公斤、頭髮中分即肩、髮質略粗糙、但臉蛋卻如同混血兒般精緻的女孩子就這樣站立在人群之中。新生訓練第一天,我決定上前和她搭話,因為自己也希望能交到很多朋友,留下精彩的五專生活。

「你也是應外外語嗎?」我笨拙地問道,那女孩回:「對啊~」我心想終於成功第一步和同學說話了!便更努力和新同學聊天。那女孩叫做禾禾,或許是太興奮的關係,從早上6:30她就已經站在校門口外等開門了,聊天時總覺得她有些許的靦腆,但我並不介意。教室的門終於打開了,我們倆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老師用著帶有腔調的英文和我們說對於我們的期望和接下來必須做的事。我們的班導綁著一頭鬆鬆的馬尾,並垂下一條稍有捲度的斜劉海,即有氣質,說話輕聲細語。

 

  填了所有該填的資料,我們便前往活動中心體育館移動。到了一樓廣場,一張又一張的傳單毫無章序地塞進我們排隊的空隙之中,「加入吉他社!」「歡迎加入國標社!」「歡迎加入熱舞社!」「歡迎加入熱音社!」各個社團歡呼的聲音此起彼落,當我回過神來,手上已經塞滿各種社團的宣傳單。排在我前面的女孩回頭對著我笑,我疑惑地問「為什麼對我笑~」但我聽不見她回答了什麼。經過一波折,終於進到了會場內,每個椅子上放置了一本精裝版的新生手冊,我坐下後便開始認識周遭的同學們和翻閱那本藍色的手冊。「你叫什麼名字」我問那位剛剛對我笑的同學,「我叫阿采」她對著我說。我們便開始聊了起來,問了對方住在哪、國中被取了什麼綽號、想加入什麼社團等等,意外的我們還算聊得來。聊到一半,我們被台上傳來的聲音打斷。「接下來請學生會上台」司儀用著標準的口語說。一群穿著黑衣綠葉圖案的人站上了講台,發表著為學校爭取到了什麼還有其他我根本不在意的事情。阿采拉了我一下說「好帥喔!我想加入學生會!」我當時非常的困惑和無法理解。學生會誒!感覺要做一大堆既無聊又繁瑣的苦差事,我死也不要去!

接著就是各種無聊的師長致詞,台上口沫橫飛,台下也不輸陣,同學們都開始認識四周的人。終於結束了這場戰鬥,我們向外移動要去學生餐廳參觀,到了會場外,很不幸的我和跟隊伍失散了,幸好身邊還有一群跟我一樣可憐的迷途羔羊在一旁呆愣著。我們尋求教官的協助,她溫柔地帶著我們先回班級便離去了。教室出現了一個理平頭的學長,雖然比我矮了一截,但笑起來還算燦爛。我忘記她到底說了什麼,因為對我來說根本不重要。我只是打著禾禾的手機,希望知道她沒有迷路才好。

 

 過了不久,一大群人回到了教室,我們便聽著老師苦口婆心對於我們新生的各種勸導和關心,終於,在一場漫長的時間過後終於可以背起書包回家。剛剛認識的一群都只能趕著回家,唯獨長得像混血兒的禾禾有空,於是我們便搜尋附近的店家,找到了「吉野家」便進去吃飯。她說她希望去念高中,她時常幻想著,早晨陽光照進教室、雜亂塞滿考卷和課本抽屜、木製的桌椅、自己穿著學校的制服坐在位置上念書的情景。最後因為家人希望他來唸五專所以才過來。「看來每個人來到這裡的原因都不盡相同呢!」我心想。吃完飯後我們便走進捷運站,便在車來後各自解散,結束今天的旅程。回途中,我想:「我和禾禾一定能成為非常好的朋友,一定!」(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燦夏 的頭像
燦夏

燦夏物語

燦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